美媒这样评本国空军:眼高手低总是失败

更新时间:2015-11-10 08:06:29

  参考消息网11月9日报道,美国战略之页网站10月21日发表题为《为什么空中力量总是失败?》的报道称,在主要依赖空中力量取得军事胜利方面,美国空军具有当之无愧的声誉,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它们依然享有这一声誉,尽管历史记录有些不配合。值得赞扬的是,空军据说已取得了一些实实在在的成就。在一些领域,它大获成功。这包括无论在哪里投入战斗,它都能赢得(自1945年以来)并保持(从那时到现在)空中优势。

  但在涉及影响地面战争的问题上,空军的优势就差得多。这全要归罪于轰炸损害评估(BDA)。轰炸损害评估指的是弄明白轰炸什么以及你在轰炸后对敌人产生了什么影响。空军领导人被地面上那些遭到轰炸的人欺骗的问题在二战期间就开始了。那时是空军首次进行大规模空中轰炸。在二战后不久,美国对战略轰炸德日两国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一次彻底调查。调查发现影响与战争期间进行的轰炸损害评估大不相同。空军发誓下次要做得更好。但是,正如朝鲜(1950-1953)、越南 (1965-1972)、科威特(1991年)、科索沃(1999年)、伊拉克(2003年)和黎巴嫩(2006年)战争所展示的,在蒙蔽最高效的轰炸损害评估尝试的问题上,地面的敌人继续拥有优势。解决轰炸损害评估问题且惟一经过验证的技术是:在战斗进行的时候,让地面上的人近距离检查目标。那些具有强大空中力量的部队不想这样做,因为他们的一些指挥官有被杀或被铺的风险,还因为情报部门和空军的人确定他们知道下面的敌人会怎样。

  地面的人自始至终展示了蒙蔽空中侦察的能力。甚至在21世纪初,当美国人研制出持续不断的无人机侦察手段时,他们面对的非常规部队仍证明了削弱无人机侦察效果的能力。这突出了另一个有用的事实:空军对地面战争是有用的,但却是在一定时间内有用,不会很快发挥作用。此间的问题是选民和媒体。选民和媒体都要求快速取胜,而且在美国这发展为“3年规则”,依据该规则,公众对某种作战方式的支持,无论最初有多热情,基本上在3年后就消失了。如果空袭行动无法在3年内完成任务,那么该行动就会受到媒体和政客的攻击,无论它一直以来多么有效。

  但还存在另一个问题。陆军和空军对行动计划和风险有不同看法。与陆军相比,空军认为战争是更有条不紊且可预测的事情。在这方面,空军和海军结成了亲密联盟。它们都是技术军种,习惯于对部队实行更强有力的控制,陆军将领在这一点上就逊色很多。陆军认为战争更难以预测,而且已经适应了这种无法预测性。陆军将领通常怀疑空军从空中击垮敌人的能力,而且陆军的人往往是对的。

  作为一个成功的高技术集体,美国空中力量(特别是海军和美国空军)经常在适应变化方面遇到麻烦。比如,当冷战1991年结束时,空军大体上想的仍是继续像它们在冷战期间所做的那样进行战斗。但战争的技术和战术都在改变。冷战后的敌人不再是散布在广大地区、大规模、有组织的部队。敌人变得越来越不合常规,也更难以从空中识别。空军不情愿地适应了(这些变化),部分原因在于陆军和中情局采取了新的侦察和监控技术,比如无人机和不间断的监控。

  尽管这些新的空中侦察工具很成功,但是它们对空军而言似乎并不像一种合适的长期工作。其他军种不同意空军的看法。2001年后,花了好几年时间才让空军开始接受这些新的空中侦察工具。2005年空军部署了它的第一架“捕食者”无人机,2009年将第一架“死神”无人机投入使用。它在这个领域正追随中情局。这引起了一些空军高级将领的忧虑。但陆军和国会要求空军做更多中情局正在做的事情(用武装无人机进行侦察和攻击),空军这才参与进来。

  中情局带头做的是用武装无人机进行“持续侦察”。无人机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持续观察使中情局或空军情报部门分析师收集到有关目标的情报,并在主要目标刚被识别和锁定就下令发射一枚或更多导弹。这导致更多恐怖组织头目及其手下以这种方式被杀。与此同时,这种对侦察工具和精确武器的运用也使附带(附近平民)伤亡降至历史低位。

  空军传统派警告说,在常规战争中,这种东西不会发挥作用。在常规战争中,敌人拥有现代化的防空体系和战斗机,“捕食者” 和“死神”无人机将毫无用处,因为它们很快会被击落。但现在爆发的并不是这种常规战争,而且有人向空军点出,军队必须应对它们面临的情况,而不仅仅是它们更宁愿碰到的情况。此外,甚至在“常规”战争中,仍有用得上这些新战术的地方,而且技术使这一切成为可能。空军仍不同意上述看法,但其也没有更具说服力的选项。空军仍在为隐形F-35战机和一种新型隐形轰炸机申请更多资金,尽管事实是其他国家正在开发越来越多足以使隐形无效的传感器。

  空军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上世纪60年代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意外损失了多架飞机,因为它们的飞机和飞行员在越南上空没有做好准备,不知如何对付用来攻击它们的低技术飞机。这导致飞机再次装备加农炮,因为新的空对空导弹不太可靠,不足以取代“老式”机炮。

  然后出现了用你们自己的飞机进行“攻击(或不同)训练”的概念。这一概念始于1969年,当时美国海军成立了独创的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简称TOP Gun)。成立该校是为了应对海军飞行员在与驾驶苏式战机的越南飞行员作战时表现不佳的情况。使TOP Gun操作不同的是,训练强调的是敌人飞机和飞行员是如何操作的。这被称为“不同训练”。在过去,美国飞行员之间相互操练,所有人都驾驶美国飞机并运用美国战术。这种操练方法在二战期间管用,因为敌人飞行员没有进行长时间训练,而且不管怎样说,他们用的是相似的飞机和战术。最重要的是,当时空战次数很多,为岗位培训提供了大量机会。在越南,情况则不同。在这里接受过苏联不同方法训练的越共飞行员让美国飞行员很难受。4周的TOP Gun培训项目解决了这个问题。空军很快效仿海军,成立了自己的“红旗”学校。上世纪80年代初,苏联人成立了一个不同的空战学校,中国人紧随其后,在 1987年成立了自己的学校。

  空军还有一个尚未找到解决办法的问题。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前,当时随着飞机展示从空中看到敌人行踪的超级能力,飞机首次成为军事行动中的一个要素。最初对空中力量的大部分使用都是为了侦察,以及防止敌人看到你在做什么。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将空中力量作为攻击武器的想法开始出现。飞机被证明在海上比在陆地更重要。在陆地,侦察敌情仍是空军提供的最有用的服务。在二战期间以及二战之后,战略轰炸被空军大大误解。战术轰炸更有用,因为战斗轰炸机在进行侦察的同时,它们会攻击妨碍地面友军的敌人。

  然而,美国空军并不热衷于“战术空中力量”,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战略轰炸更具决定性。二战战略轰炸的问题在于战略轰炸只是一种很钝的手段。它对敌人造成了很多损害,但是,出于所有现实目的,这种轰炸是无的放矢。所以,虽然数百万德国和日本工人因遭受轰炸而远离了战争(因为他们不是被炸死,就是忙着回去处理被炸毁的家园和生意),却没有产生空军将领们期待的决定性效果。

  所以在尝试了地面部队(和非航空的海军部队)一个世纪后,我们仍无法让高高在上的空军下到地面来,并进行一种急需的现实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