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

更新时间:2015-11-09 13:02:41

  导语:软装设计只占装潢成本的30%,却往往能制造出70%的设计效果。软装设计师简名敏的家在硬装上遵循极简主义的原则,软装上却充满一组组相映成趣的对撞软装设计,将空间化整为零。

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软装设计师简名敏的家

  简名敏不是没想过换更大一点的寓所,但是和先生一番斟酌后,还是觉得现在的这个家最适合自己。安静、交通便利、空间分配合理,每一个细节都经过主人精心打理,即使一个人独处也不会感到寂寞。

  十多年前,作为花艺师的简名敏从中国台湾来到上海,希望突破事业的瓶颈,却在无意间涉足软装设计领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她已经蜕变为国内软 装设计界的教母级人物。汤臣一品、绿城玫瑰园、檀宫等数千个国内外顶级楼盘样板房的软装设计,均出自其手。此外,她的著作《软装设计师手册》、《软装设计礼仪》,在业内被称为“简圣”,是很多软装设计师书架上的必备。

  “我先生是比利时人,在航空公司任职,现在虽然不再担任飞行员,但要负责开拓国际航线,仍然经常出差。如果住的大平层或者别墅,我一个人总有点不习 惯。”其实,简名敏之所以不愿换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作为软装设计师的她,每一季都会更换家中的软装。这个不大的家,俨然就是她的设计实验场。

  简名敏和先生在比利时拥有一栋老别墅,因为建筑风格和内部装饰都有些年头,软装设计必须顺势而为,几乎都是新古典主义的行头。而上海的这个寓所,则为她提供了恣意发挥的空间。“因为面积不大,软装设计在视觉上显得很紧凑,更容易看出哪些陈设混搭能出效果。”

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 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在硬装上,简名敏只用最简单经济的手法,这样不仅节省高昂的人工成本,还为软装设计留下了发挥空间

  对撞色

  深秋季节,天气寒凉,餐桌鲜黄色的利口酒,搭配橘色花艺和柠黄色的调料陶瓷罐头,有一份点到即止的暖意。客厅另一头,意大利Kartell的亚克力红色果盘,与正下方的两个同一色系的鹅卵石形状坐垫彼此呼应,红色被渲染得格外炫目,成为客厅中一抹不可忽视的浓彩。右手边的置物架上,肌理复杂的古朴根雕上,摆上一尊从买手店中淘来的白色陶瓷坐禅青蛙,亦中亦西,亦庄亦谐。而入口处的明式挂衣架与西式玻璃柜子也算另是一对中西合璧的混搭。从巴厘岛带回的 旅行纪念品,被当作西式软包躺椅配套小边几,放上几本夫妇俩这段时间正在阅读的外语书,既是对撞系列的装饰,也是具有实用价值的家具。

  实际上,这一组组相映成趣的对撞软装设计,将完整空间化整为零。因为工作需要和好交朋友,简名敏和先生每个月都会在家举办几次派对。这些零散的空间 区隔,让有着不同喜好的人能够分头行动。“喜欢品鉴红酒的可以坐在沙发这头,好喝茶的坐在有软垫的那一区。人以群分,不同的人群互有交集,也能分散讨论各 自感兴趣的话题。”

  不只是起居空间,夫妇俩的卧室和书房充满了各种对撞设计。“我们俩对家居的偏好是互补的,我对西式家居钟情,而我先生则对中式家具痴迷。”钢琴上的陶炉是零钱储物罐,皮革制床头边的陶瓷坐凳带着几分法式洛可可的风情。民国时期的衣柜与苹果电脑配置,让书房弥散与古为新的韵味。

  在种种设计元素的对撞中,原本平淡无奇的空间就变得“鲜活”起来。简名敏认为,这正是软装设计的魅力所在。“很多人对软装设计的概念还很模糊,但实 际上,软装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何为软装设计?她做个了夸张的比喻,“当你把房子翻转过来,所有会掉下来的东西,就是软装,就是我们的设计范围。” 简名敏解释,“软装设计本身就是一种神奇的魔术。通常,它只占设计装潢成本的30%,却往往能制造出70%的设计效果。所以说,它是一种附加值极高的设计。”

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从买手店中淘来的白色陶瓷坐禅青蛙 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阳台上绿意盎然

  惜旧物

  西方社会有一种明显的设计趋势,家中的硬装尽量简单,这样不仅节省高昂的人工成本,还为软装设计留下了发挥空间。简名敏的家就是这样的典型,在硬装上,她遵循极简主义的原则,只用最简单经济的手法。

  比如,为了去除玄关和客厅连接处那一小块空间的平庸感,她重新设计了连接处的墙面,做出了凹凸有致的墙面曲线。虽然,起伏的墙面让房间的面积更小了 一些,但这种手法相当经济,而且立竿见影,让整个起居空间瞬间变得饶有趣味。又比如,为了让玄关看上去不那么逼仄,在和先生商量之后,简名敏果断去除了书 房与玄关之间的隔断,换成透明的玻璃。走过玄关,隔着玻璃就能看到书房里的陈设,寓所书香气渐浓,错视的设计将书房光线引入玄关,也解决了玄关的采光问 题。

  合理利用资源、珍惜手中所拥有的物品、物尽其用,是简名敏多年来秉持的设计宗旨。尽管,随时节变化和外界潮流,她不间断地更换家中的软装,但有一些物件却总是在一轮一轮的筛选之后被保留了下来。“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对陪伴自己的那些老物件充满了感情,不忍割舍。”

  伴着她云游欧洲各国的LV旅行箱,尘埃落定之后成了卧室落地窗台上的储物盒。用景泰蓝花瓶压镇,对历经沧桑的箱子来说,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归宿。在日 本学习花道获得的证书,以日本花艺师的草书写就,在家中扮演悬挂装饰物,倒也和暗合了寓所软装的混搭气质。印着她和儿子合影的马克杯,一直摆放在厨房的玻璃橱中。反衬那些泛着冷光的不锈钢厨具时,普通的白瓷杯子透出温馨的亲情。

  更让简名敏颇感到骄傲的是,她用软装再设计手法,把一种难得一见的灯笼布艺保留了下来。“后来,我再也找不到这样有特色的布艺了,还好当时当机立断地做了再设计。”简名敏指着阳台上的一对软包沙发椅子说,椅子上的布料本是另一种椅子的外包材料。

  因为很喜欢这种布料的灯笼图案设计,当她决定根据潮流更换餐桌和座椅时,竟然为此纠结了起来。而后,她找来了合作很久的工艺团队,让工艺师将这种布 料小心拆下,再经过自己的重新剪裁,去除了磨旧的部分,保留了灯笼图案,换到了现在的椅子上。和客厅中用同一色系的果盘搭配软垫的手法相似,为了映衬新的 沙发椅,简名敏特意找来了和布料图案差不多的灯笼挂在阳台,西式的阳台瞬间就溢出了几分中国味道。

  “只要一点小小的心思,就能让家中的软装设计出彩。”简名敏坦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经由自己和先生精心打理,整个空间“满满都是美好记忆”。

把房子翻过来 掉下的70%应该是软装在成为软装设计师前,简名敏是一名花艺师

  (摄影/任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