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皇妃:历史上的花蕊夫人

更新时间:2015-11-07 08:09:39

倾世皇妃:历史上的花蕊夫人


   距今约一千年左右,也就在公元907到960年之间,是中国历史五代十国时期,曾有两位花蕊夫人先后漫步款行在成都西蜀皇宫的花径上。一位是得宠于前蜀皇帝王建的淑妃,宫号花蕊夫人;又,后蜀的花蕊夫人,为青城费氏的成都女子。幼能文,尤其长于宫词,且貌美如花蕊之嫩丽,深为后蜀才子皇帝孟昶宠爱,拜贵妃,又升号慧妃,别号花蕊夫人。史称为孟蜀花蕊夫人,便是上面《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的作者,五代十国时期的第一极品才女。

  于公元965年,后蜀为大宋所灭的某夜晚,宋太祖赵匡胤居高临下在大明殿宴请了被掳的亡国之君孟昶后,摇摇晃晃回到皇城内宫。酒酣,醉脸透红了半边天的他,踌躇满志,意气扬扬。但他没有想到今夜在酒醒之后,自己还会第二次脸红,从心底流露出作为一个男人面对女人的羞赧,尽管这个矫小女人是自己的战利品,然而这位方脸阔面的河北涿洲汉子胆怯了,心虚了,语噎了。寡味,本有一番摧花毁叶的云雨也被蒸发了。文韬武略的他,却被这位来自成都的女子用开篇这一首诗击溃了。他发呆了,弄不懂眼前这位是怎样的美人儿呢?!竟会爆发出如此力量,一剑封喉!

  那夜,大宋东京开封旧城已是灯火阑珊了,只有宣德门外潘楼街的勾栏瓦肆还不时飘来一些歌声笑声,这是白日拘谨的文臣们与歌伎的酒后浪笑渲泄。城中最有名的酒楼樊楼,又叫丰乐楼,五座楼殿飞桥相通,珠帘绣额,觥筹交错,被削去了兵权的武将们在那里大声呼吼,烂醉如泥。后人有诗道:  

  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

  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 

 倾世皇妃:历史上的花蕊夫人

  此时,赵姓新皇帝正对着龙榻旁的一面擦拭得铮亮铜镜,将自己的尊容看得真真切切:宽额、浓眉、方颐,天庭饱满地郭方园龙准高隆。真龙天子之相啊!他有点飘飘浮浮了,这是酒精在刺激肾上激素的作用。一千年前的赵匡胤虽不知道这层医学道理,他却晓得酒是好东西,自己能登上宝座并且能安坐龙椅全仗酒力啊:

  陈桥兵变,佯装醉酒混得黄袍加身。

  杯酒释兵权,也是故伎重演,效果良好,天下终为一人之天下了。

  五代十国的皇帝,大多原是手握重兵的藩镇将帅,凭武力取得皇位的。赵匡胤的江山怎么样得来的?也是篡夺的,不然陈桥兵变时他不会借酒遮面佯醉了,首鼠两端考虑进退了。后来他整顿朝廷纲纪也是属于搞小动作进行的,宋朝以前,宰相、大臣可以和皇帝对坐议事。宋太祖一次上朝,宰相范质等仍然坐着。宋太祖说:“我眼花,你们把文书拿近我看。” 范质等起身递文书。回到原处,发现座位已被撤走。从此,宰相、大臣只能站着跟皇帝说话了。还有那些开国功臣们上朝时有交头接耳的坏毛病,于是宋太祖叫他们戴那种硬绑绑的如直尺过肩的直脚幞头,彼此站立之时拉开距离,免得说悄悄话,从服饰上来规矩节制旧时的哥儿们。

  酒,让人于糊涂遮盖聪明于聪明遮盖糊涂啊。

  二个月前,自己在崇元殿接见孟昶,这位后蜀主看上去身子松垮而神色疲惫,问答之间对方只是点头,话语少, 丢失了家国的人又还有多少话呢? 孟昶在大明殿晏请上倒是喝了不少酒。宋太祖看着自己的阶下囚暗地思忖:借我的酒消他自家的愁?随他去罢。处于胜利喜悦状态时候的人往往大度宽容。

倾世皇妃:历史上的花蕊夫人

  据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禀报攻下利州广元之后,后蜀国都成都便无险可依了, 整个战局与700年前三国时魏攻蜀一样,虎狼入了羊群席卷成都平原,大宋军队想停都停不住。逼迫孟昶学三国时的刘禅出城受降后,大宋江山版图猛增:  

  《宋史》记载,“得州四十五,县一百九十八,户五十三万四千三十有九。”  

  让宋太祖有点气恼的是王全斌又干件蠢事:杀蜀降兵二万七千人于成都。天生笨蛋!不懂政治。天下太平需要礼治,况且天下还没有太平。为了给天下做样子,孟昶在来开封一路上享尽大宋的礼遇。刚到江陵,孟昶一行便受到宋太祖的皇城使窦思俨的迎劳,到了东京又受到皇帝的胞弟开封尹赵光义款待于玉津园。此行不象被掳,反而象一次出国访问。因记孟昶治蜀的龙恩,生性善良的蜀中父老将他送别至犍为县岷江边上船,泪别。如今那里仍有一处地名叫:蜀王滩。

  然而亡国之痛难以表达的。车粼粼,马啸啸,尘土扬,在漫长三千里天色惨淡无光的降途上,怎么样的滋味?南唐后主李煜在亡国后填的《浪淘沙》,替孟昶表达出那种在创口渍盐的伤痛: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后蜀与南唐虽说有交通往来,幸亏他们俩人未曾谋面,假如二人相互认识,那定是阴阳两间相互援手的隔世知音!

  早亡于李煜十三年的孟昶虽然没有读到这些哀婉悲切的文字,然而他也深知此行乃是一别永年了,后蜀的江山难见美人难见啊!

倾世皇妃:历史上的花蕊夫人

  赵匡胤在两次宴请了孟昶之后,充满了占尽春风的得意。而今夜他欲宠幸孟昶宠幸过的女人!施行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征服,尽管还凭借酒力,宋太祖还是打算小心行事,因为占有女人身子容易拥有女人心难。况且面对一位才貌双全的倾国倾城的女子。

  除了检阅了皇城使窦思俨秘献的相传是蜀中彭祖的房中术《玄女九法》之外,还专门调阅了花蕊夫人的诗集《花蕊宫词》百首。企图从身心两方面好好受用这个粉红雪白娇嫩的美人儿。当然,这只是一个自认为文武双全的成功男人单方面的想法。宫女为他摘下了那顶直脚幞头,解下了公服后,便急传圣旨宣花蕊夫人进宫。

  果然光彩,衣著承唐风,裙腰束得极高,且裙腰上半露胸;令人想起李群玉《赠歌姬诗》:“胸前瑞雪灯斜照”句;不,方干的那句《赠美人》诗:“粉胸半掩凝晴雪”,更悦朕心!同时,又看到花蕊夫人治发为高髻,依旧保留着西蜀样式的“朝天髻”,于妖娆之中露出几分桀傲。不知怎么搞的,赵匡胤忽然感到眼前这位女子不可轻侮。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竟然让她献诗。

  当这位艳若桃李,冷如冰霜的美人儿一字一顿吟出了上面的《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后。

  他,赵姓新皇帝的背心发寒。今夜愚笨到极点!真不该叫这位看似娇柔的花蕊夫人献诗!真没想到得到的竟会是一首如此藐视天下臭男人的诗!

  他失败了,作为当朝天下第一男人失败了。精心设计的床戏前的甜媚,成为了他龙体疲软的苦果。

  烛光摇曳,阴风嗖嗖。这位本来雄视天下的大宋开国皇帝彻底后悔、泄气了,眼睁睁地看侍女扶走了花蕊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