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

更新时间:2015-11-10 13:02:48

  导语:我隐约记得我曾独到过一篇关于贝爷的文章,后来我在谷歌上搜索“贝爷 荒岛”这样的关键词,找到了下面这些文字:“当心海滩。衣不蔽体的游客走在金色的海滩上这是一幅具有感染力的图景,但是实际上,荒岛海滩会给你带来诸多麻烦。”(来源:TRISTAN DAVIES 翻译:韩宏)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图片来源:网络

  我躺在热带荒岛的海滩上,脑袋放空,思绪乱开有轨电车,甚至还梦到了贝爷。

  我独自一个人占有了巴布达岛北滩(North Beach),在这片海滩上只有5座木质结构的小屋,它或许是加勒比海中最人迹罕至的沙滩。

  除了我和我的妻子谢恩,再没有第三个人,有的只是眼前这片亘古不变的蓝色海洋和一大群黑压压的蚊蚋。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在我的梦中,我生吃着活物。贝爷站在我的身旁,摇着他的手指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我睁开一只眼——我的另一只眼睛因为浮肿完全睁不开,因为在此前一只石头大小的虫子在我的眼皮上蛰了一口。

  我隐约记得我曾独到过一篇关于贝爷的文章,后来我在谷歌上搜索“贝爷 荒岛”这样的关键词,找到了下面这些文字:“当心海滩。衣不蔽体的游客走在金色的海滩上这是一幅具有感染力的图景,但是实际上,荒岛海滩会给你带来诸多麻烦。”

  “沙滩将是整座岛最热、最干燥的地方,你的脱水率也将最达到最高。蚊蚋不可阻挡,凶猛的叮咬容易造成感染。”

  你可以撒尿在自己的衬衫上来进行身体降温,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目前关心的事。热我还能忍受。至于蚊蚋呢?不可阻挡根本不足以形容它们,它们的叮咬简直是丧心病狂。

  不过,让我们先回忆一下此前发生的事。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巴布达岛

  在到达巴布达岛(岛上住着1500人)之前,我们在面积更大、更繁华的安提瓜岛上进行了短暂的停留。此前,我们已经在北滩小屋(North Beach Cottages)里预定了三夜荒岛孤独之旅的行程。

  飞机从安提瓜岛出发,15分钟后便降落在雄心壮志的28号跑道上(事实上,巴布达岛机场根本没有1至27号飞机跑道)。

  当我们通过仅有一人操作的护照检查柜台后,我们在一个名叫鲁本的随和男子的带领下,坐进了他的面包车,他似乎知道我们是谁,因此也没有过多的询问。

  他告诉我们,在前往北滩之前,他要先绕道去取船用电源,因为岛上唯一的加油站马上就要休业。面包车上贴着一张手写标语:“车内禁止吃东西。”

  谢恩和我不知道我们将要前往何处,但是鲁本似乎知道一切。事后我们才知道,他是北滩小屋的所有者,但是此时,他只是我们的车夫,他带着我们经过车库,来到一个小码头上。

  鲁本跳下车,从一座令人印象深刻的豪华大酒店背后消失不见。然而,这个酒店不是我们的目的地。紧接着我们被带上一艘四座小船,在接下来的20分钟时间里,鲁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船只发动。当船只发出突突的声音时,没有人比鲁本更加吃惊。

  接下来的这段水路将是我这一辈子经历过最为凶险的一次,我们在大浪中穿过红树林,我使出吃奶的力量稳定住四处乱跳的行李。没有救生衣、没有安全带、没有人身意外险——就我们三人和四处丛生的热带荒野自然之力。

  当我们到达时,我的四肢都在颤抖。我把沉甸甸的行李从船上卸下,开始拖拽着它们穿过沙滩。船一靠岸,我们的引路人再一次迅速消失。当鲁本的海滩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时,我们两人都已经汗流浃背。

  鲁本把我们带到了一间小木屋中。房间足够让人满意——简单,四处弥漫着一股斯巴达的气息。所谓的斯巴达是指,穿上没有被单、没有枕头,浴室里没有毛巾、没有厕纸也没有热水。

  不过鲁本够意思的表示,在接待我们之前,小屋已经歇业了好几周时间。我们入住的时候,厨师和保洁员依然没有出现。

  接下来你们可以调整一下,他说,不,你们不用担心忘带了杀蚊剂。我们这里没有蚊子。据我所知,我在这个地方住了30年了,从来没有被蚊子咬过。

  说完这些,鲁本消失了。几分钟后,他带着床单和枕头回来了。如果你们已经安置妥当,过来同我喝一杯啤酒,他说,不会很冷的。他说得对,确实不冷。

  尽管他不断吹嘘自己有多热情好客,但是从一开始我对鲁本就抱有好感。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草野的英雄气概。

  他一个人生活在这里,拥有属于他自己的海滩。他把我们从机场接回,为我们挑选房间,修好了电路,还为我们准备了饮料,现在他又开始为我们制作海鲜面。他这个人就像是移动的加勒比弗尔蒂旅馆,只不过拥有更加镇定和更好的行为方式。同时,我们在这里的三天也全无外人打扰。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地方啊。第二天清晨,太阳透过窗户涌入房间,在我们的门廊下方就是无垠的孔雀蓝海面。我们远离了都市的喧嚣,自在地阅读、享受阳光、漫步沙滩、目睹着这一派无穷尽生生不息。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鲁本会用船带着去往该岛的其他海滩

  交一定的费用,鲁本会用船带着去往该岛的其他海滩(戴安娜海滩甚为壮观),或者带你去看海鸟,甚至会带你去寻找海龟。但是因为只在那里呆三天,要在多坐一次船我也是真心拒绝的。

  “我们这里没有游泳池、没有儿童保育中心、没有寿司酒吧、没有水上摩托车、没有水疗也没有舞会。”这已经成了北滩引以为傲的宣传标语。与世隔绝造就了北滩。

  当你来到北滩小屋之前,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希望获得四季酒店(Four Seasons)那样的服务或者吃到高级的加勒比菜肴,你肯定会失望而归。没有工业杀虫剂的帮助,你会被咬个半死。(鲁本坚称:这里没有蚊子。但是和蚊蚋的攻击力相比,蚊子简直不值一提。)

  那么,要是躺椅太破怎么办?要是有人在意位于餐厅竟然位于一个摇摇欲坠的破败木屋中怎么办?这一切你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它很简陋,也很不发达。但是 它从来没有遭到过破坏,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碰到厨师回到小屋里上班,你将吃到丰盛的海鲜焗饭和龙虾,他还将对你报以热情的笑。

  鲁本私藏的朗姆酒也是一绝,我再没有在他处品尝到这样强烈的味道。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岛上小屋

  多亏了鲁本和他摇摇欲坠的天堂,我才理解了《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这部电影的主角穿越过沙漠后在开罗军官俱乐部中啜饮到柠檬水的那种感受。

  三天后,我们带着被咬得遍体鳞伤的躯体入住了安提瓜岛的英国港公寓(Inn At English Harbour),在酒吧里我们点了一杯伏特加和一杯奎宁水。

  这个酒店有着老派的优雅风格,酒店拥有一个隔板酒吧和山顶露天饭店,饭店墙上悬挂着板球比赛和帆船的照片,在山顶有一排殖民地风格的木屋,后面还有几个网球场、修剪整齐的花园,在饭店前面还有一个优雅的泳池和一片海湾沙滩。

  我们的房间也是一级棒。抛光红木地板,高高的天花板,吊扇在上面缓缓地旋转着,一张超大号的床(已经铺好床单和枕头),更令人感到愉悦的是,穿上还悬挂着穆斯林式蚊帐。我们简直爱死这个地方了。

  海湾很适合游泳,从探出水面的浮舟上你将能够清晰地看到不远处著名的尼尔森船坞(Nelson's Dockyard)。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

  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感受这里的音乐和舞蹈,从尼尔森船坞或者英国港打的几分钟就能到达莎莉高地(Shirley Heights)。一到周日,莎莉高地都会举办大型的户外烧烤活动,随处可见乐队表演和卡吕普索舞。

  海岛上有大量的夜生活场所,最著名的当属Roxy's,沿着沙滩走上一段路或者从海湾尽头的旅馆出发游上稍长的一段距离就可以到达这个时髦的酒吧。

  我确实在酒店的健身房的跑步机上跑了一小会,也询问了一下网球课程,但是说真的,从鲁本的小岛回来后,我真的需要好好地休整一番。

  安提瓜岛上绝佳的食物、鸡尾酒以及冷热气供应,让我真的哪儿都不想去。或许除了巴布达岛的北滩。但是下次如果我还有机会前往,我一定会带上杀虫剂。

向贝爷致敬 在热带荒岛漂流的五天四夜